首页 >> 三山神文化 >>三山神文学 >> 三山神古今文人的记述——唐朝(二)
详细内容

三山神古今文人的记述——唐朝(二)

祭界石神文  (唐)韩愈


      维元和十四年 月 日。 潮州刺史韩愈,谨遣耆寿成宇,以清酌少牢之奠,告界石神之灵曰:惟封部之内,山川之神,克庥于人。官则置立室宇,备具服器,奠飨以时。淫雨既霁,蚕谷以成,织妇耕男,欣欣行行,是神之床庇于人也,敢不明受其赐。谨选良月吉日,斋洁以祀,神其鉴之。尚飨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 (引自《昌黎先生集》卷二十二)



      本祭文作者韩愈(768年-824年12月25日),字退之,河南河阳(今河南省孟州市)人,汉族,自称“那望昌黎”,世称“韩昌黎”、“昌黎先生”, 唐代杰出的文学家、思想家、哲学家,政治家。贞元八年(792 年)登进土第,两任节度推官,累官监察御史。贞元十九年(803年),因论事而被眨阳山后历都官员外郎、史馆修撰、中书含人等职。元和十二年(817年),出任宰相裴度的行军司马,参与讨平“淮西之乱”。元和十四年(819年),又因谏迎佛骨事被贬至潮州。 晚年官至吏部侍郎,人称“韩吏部”。韩愈享寿五十七岁,卒后追赠礼部尚书,谥号“文”,故称“韩文公”。元丰元年(1078年),追封昌黎伯,并从祀孔庙。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,被后人尊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,后人将其与柳宗元、欧阳修和苏轼合称“千古文章四大家”。在旧《广东通志》中被称为“广东古八贤”之一。 著有《韩昌黎集》四十卷,《外集》十卷,《师说》等。

      韩愈任潮州剌史仅八个月,以“居其位则思死其官”的为官宗旨治理潮州。819年夏秋之间,潮州地界灾害不断,秋雨绵绵庄稼失收,韩愈心急如焚,他本来不太相信鬼神,迫于无奈,连写了 祭大湖神文、又祭止雨文、祭城隍文、察界石神文、又祭大湖神文等五篇祭文,祭拜潮州地区群神。韩愈在《祭界石神文》中写到“淫雨既雾,蚕谷以成,织妇耕男,欣欣行行,是神之庥庇于人也,敢不明受其赐”,说明韩愈眼见雨过天睛,庄稼收获,民得安居,他愿意备“少牢”(客家人俗称“猪羊祭”)之隆重仪礼,派专人前往界石答谢神恩。

      韩愈以潮州府刺史、地方最高长官身份,写祭文、备礼仪三次祭拜大湖神,但三次所用祭礼是“特羊庶羞之奠”、“清酌股脩(肉脯)之奠”、“清酌庶羞之奠”,但他却以“少牢”之隆重礼仪祭拜界石神。为什么韩愈祭拜“大湖神”与“界石神”所用礼仅不同?那大湖神是什么性质的神祗?至今未见有关的考证或报告,现查得大湖神的资料如下:

      清.乾隆二十七年周硕勋编《潮州府志》载:


      惠福庙祀大湖之神。其创始年月无考,唐时已有之,为刺史韩愈所祀。至宋宣和间赐号泗王,隆庆间知县黄一龙祈雨累应, 乃重建焉。当祀春秋二仲,用上戊日。

      大湖神原是徐贲圣化的巢湖神,徐贲,晋代乌程人。当时江准之间巢湖一带盗贼横生,打家劫舍,滋扰渔民商船。徐将军临危受命,组织军队,剿匪荡寇,使得巢湖一带终得尧天舜日。 后来徐大将军解甲归田,将巢湖渔民捕捞的鱼虾溯鲜贬运出去,又从外埠换来盐巴、山货及其他生活日用品,买卖公平,童叟无欺。后在一次贩运时,在巢湖不幸溺水身亡。噩耗传来,巢湖沿岸居民、渔民们便将他奉为巢湖神,烧香供奉。渔民们每次下湖,都要将他的塑像放置船头,以镇风压浪,徐大将军在天之灵护佑,巢湖溺水事件大大减少。后来住民、渔民们自发集资,在南湖街建庙祭祀这位舍生忘死、鞠躬尽瘁的徐大将军。而后地方官吏将徐大将军溺水死亡和其事迹禀报到朝廷,开皇元年(581年)十二月皇帝敕封他为巢湖湖神,每年都在南湖集的徐大将军庙里公祭这位湖神。

      湖州乌程县杨渎桥广济伯庙、南京狮子山、合肥南河徐将军庙里奉祀的是巢湖湖神徐贲徐将军。道光年间(1821- -1850) 因吴之剑等里人呈文当时的刘浙抚,刘浙抚锡封徐大将军为太湖神,道光八年又加封为广济伯。从此,徐大将军从一-位溇港小神一一下晋升为管辖面积二千二百五十平方公里,统辖周边一百零八条溇港的太湖之神。

      现在明白了:太湖神是外来神,界石神是本地神,韩愈以不同的礼仪祭拜,毫无疑问是有意要把“界石神”资格提高到“社神”的档次,为界石神的正统性、合法性提供依据。韩愈这样做必有他的考量:面对地方上有着广泛信仰基础的本地神明,赋子其合乎朝廷典章制度和士大夫价值观念的正统性,进而提升到合法性,对外来的地方官来说,可以减少与地方势力冲突,并能起到安定社会的双重作用。

      何谓杜神?即土地神,尊为大地之母,掌阴阳,育万物,古代对土地的崇拜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古代自皇帝到庶民均可封土为社,祭土地就是祭社神,  祭拜社神就是为某地方求福报恩。上至帝王诸侯以“大牢”之仪祭拜,祭祀典礼也由天子或各地行政长官主持,下至庶民百姓祭拜社神也是一年中的大事。“界石神”经韩愈以“少牢”之隆重礼仪一拜,就获得全郡社神的资格,此后潮汕地区不管什么人提到三山神时,都会强调这是韩文公祭祀过的社神。“三山神”之庙宇遍布潮汕村村寨寨,广大庶民祭拜“三山神”(土地神),祈求和平安宁,兴旺发达,顺理成俗。


1.webp (1).jpg

韩愈之像  


2.webp (1).jpg

《霖田祖庙》:《祭界石神文》


       至于唐朝陈元光诗中所写的“三山神”是“受命于天,分镇三山”,而韩愈祭文中的“界石神”是“水旱疾疫,有祷必应”,陈元光与韩愈所赞扬的神衹表面看来“神功”不同,是不是同一神衹?这里应明确“三山神”是以“护国庇民”为职责的神祗,为国家驱外寇,为百姓保平安。陈元光也写道:“ 雨旸祈响应,龙凤敕碑铭”, “ 魈魍神之兵,黎庶神所庇”,这也是韩愈祭文中所写“是神之庥庇于人也,敢不明受其赐”。至于韩愈是祈求社神(土地神)保护地方安泰,风调雨顺,他认定界石这地方之神的神功,必能达到心愿,而不提三山是担心别人误会他祭拜的是“山”神,而不是社神。


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有的考证文章,就是把“三山神”当作山神对待。韩愈写明祭的是界石神,还有指谪他是拜潮、惠交界之石,是祭拜石神。

      韩愈并无留下只字片语,说明为什么要以不同的礼仪祭拜太湖神和界石神,为什么写祭界石神而不写三山神。《永乐大典》在韩愈《祭界石神文》题下加注:“或言即三山国王。”这《永乐大典》的一句加注正好说明唐朝两位朝庭官吏祭拜的三山神、界石神,实为后来的三山国王神衹,霖田祖庙、三山古庙、三山国王庙实为同一个神庙作了史证。至于后来的《明贶庙记》载:“界石即三山神显圣托灵之处”一句,也为以上的分析作了标注。


来源:三山祖庙史考


技术支持: 揭西信息网 | 管理登录